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】(01)【作者:hangyuanfly】
【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】(01)【作者:hangyuanfly】
字数:654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80年代初,某三线城市,出生了一个小男孩儿,林琦霖。而这个小男孩儿就是我。我身上有很多的故事,身边的亲戚也是很多的故事。混迹论坛许多年,我突然想要把它们写下来。但愿能写下去吧,就怕读者不喜欢,那样就没有写下去的理由了。所以呀,如果觉得我写的还可以,故事情节还算过得去,那就请多多留言,多多持!多谢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        第一章 初窥云雨事

  我的父亲,1米65的个头偏矮,但是,全身黑黝黝的皮肤,一块块凸起的肌肉块,甚是健壮。爸爸在是煤矿工人,常年在井下作业,工作危险系数很高。高到什么程度呢?这里有6个大煤矿,每一两年就会有一个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。

  一年冬天,我在学校上最后一节课,忽然听到一声闷雷,大地也随着晃动了几下。我们都慌了,老师也是一脸的惊慌。

  后来才知道,是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个煤矿发生瓦斯爆炸。爆炸矿段,在学校500多米外,有一个通风口,使得我们听到的声音是那么清楚。

  使我印象最深刻的,不是出校门后,听到的川流不息的救护车的声音。而是那几个飞奔掠过的摩托车。我看到,其中一个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人,衣服像破布条,或者说是破拖布条。他一边的脸上的肉耷拉到脖子上,漏出血淋淋的牙。直到多年后仍然记忆犹新。

  后来才知道,为什么那么重的伤却是坐着摩托车。死伤太惨烈了,救护车根本不够用,卡车都用上了,有资格上车的都是奄奄一息,有上气没下气的。据后来了解,矿医院的停尸房都装不下了,尸体都停到停尸房外面了。

  记得,那天回去后,爸爸刚好要去上班,我死活不让爸爸去,怕爸爸回不来了。为此,还被妈妈以晦气为名骂了一顿。而她自己呢,却也是对爸爸嘱咐了半天。

  我的妈妈,生着一张精致而又甜甜的脸。虽说,算不上绝色美人,但也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,侧面看,绝对是大写的S。

  妈妈也是在煤矿工作。不过,不是下井,哪有女人下井的。她是在煤机厂工作。就是生产采煤机和它的配件的工厂。工资不到爸爸的一半,福利待遇却比爸爸多。

  可能是爸爸一直把控着家里的财政大权,没有把工资交给妈妈搭理,妈妈经常和爸爸吵架。后来才知道,妈妈梦想中的结婚对象是一位英俊的白马王子,对她千依百顺,收入悉数交到妈妈手里。

  妈妈常说,就该男人赚钱,女人管钱。可惜,我爸爸皮肤黝黑长相一般,而且不上交财政税收。而且,妈妈搜到过爸爸藏的私房钱,好像是,爸爸给爷爷贴补家用。好吧,那曾经是一场腥风血雨。

  总的来说,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。家里气氛不好,经常吵吵闹闹。虽然,他们对我都很好,但是,只要一打架,我也会遭殃。谁让我投胎之前,没有和阎王打好关系呢!这就是命。

  不过,话说回来,这对冤家,也有不少有说有笑的时候。年幼的我甚至趁他们高兴地时候问他们,你们昨天刚吵完,今天就有说有笑的,就不能不打?只落得个「小孩子你懂什么!」。

  好吧,我是不懂,多年后我是彻底懂了,也知道了我爸爸的优点。从什么时候,开始了解这些的呢?从我8岁那年夏天的晚上说起吧。它为我开启了潘多拉的魔盒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因为过度采煤,地表下陷,我家不远处形成一个不小的湖。因此,夏天的时候,我家附近蚊子特别多。

  晚上又闷又热,就我和妈妈在家,爸爸要半夜才会下班回家。我躺在炕梢,妈妈给我扇着扇子,讲着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故事,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!不知过了多久,痒,很痒,非常痒,钻心的痒从脚心传来。妈的,被蚊子咬了。该死的蚊子。迷迷糊糊的用手抓痒。

  「老林!~别动~孩子~好像~醒了。」我隐约听到妈妈喘息着断断续续地低声提醒爸爸。还有,一下一下的类似拍手的啪啪声,以及爸爸略微急促的呼吸声。

  下意识的,我就不动了。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,我的心突然跳得厉害,胸口涌上异样的感觉,从来没有这样过,我生病了吗?

  「嗯?」随着爸爸的疑问声,啪啪声停止了。

  「霖儿?有尿没?起来撒尿?」妈妈轻声的问我。

  我也不知道是不敢回应妈妈,还是期待着什么,我选择了装睡,并没有回应妈妈。

  「霖儿?」妈妈又叫了我一声。

  「都疯了一天了。晚上哪那么好醒?」爸爸不以为意的说。随后,啪啪声又逐渐响起,却低了许多,偶尔,夹杂一两声重重的啪啪声。

  「也是。就知道淘气,学习跟不上。要是~哦!~能~拿出~嗯!~一半的劲~学习~就好了。啊!好深!~~」妈妈一个连续的话都说不出来,中间还夹杂着类似痛苦的呻吟,爸爸在欺负妈妈?打妈妈?他们又打架了吗?没见过他们这么打架的呀!

  「男孩子就该——淘点——嗯!——要不——还是带把的了!嗯!」这话,我喜欢。

  啪……啪……啪的声音越来越快。爸爸的呼吸声越来越重,越来越快。偶尔哼出「嗯」的时候,感觉是非常的用力,同时,妈妈也会不自然的喘息一下。妈妈不仅是喘的越来越重,夹着更频繁的类似痛苦地拉长尾音地呻吟,却听不出有痛苦的样子,反而……。

  「啊!~~~好深!~~好深!顶到里面去了!」妈妈突然放大声音,但我能听的出来,最后的「顶到里面去了!」是尽量压低了的叫喊。

  「骚娘们!——舒服吗?——嗯!!」伴随着最后一个上扬嗯音,是一声重重的「啪」。

  「舒服!~~~舒服!~~~舒服!」伴随着,几声同样很重,间隔却长了不少的啪啪声,妈妈更加大声并急促的叫着舒服。这叫声挠的我的心痒痒的。
  我全神贯注的听着,竟忘记了脚心给蚊子叮咬的痛痒!事后想想也是蛮神奇的!

  「来!~~~抓我的奶子!~~~!嗯哼!~~~快!~~~用力!~~~用力!」妈妈的乳房是我的,我有点不高兴了。怎么能给爸爸摸?不会被爸爸抓坏吧?再者,妈妈怎么还让爸爸使劲抓呢?我睡觉时摸一会儿妈妈都嫌疼,嫌痒的。不懂?

  「小骚货!——不仅逼痒了!——奶子也痒了!——我这就给你奶子止痒!嗯!——嗯!」说完,两声重重的啪啪声后,啪啪声停止了。

  「啊!~~~好舒服!~~~舒服!~~~」。

  「骚娘们,你今天是怎么了,小逼骚的一塌糊涂,我的篮子(睾丸)上都是骚逼水。奶子更是大的不行,就跟给霖儿喂奶时一样。抓起来真他妈了逼的有手感!」骚娘们、小骚货什么的我听他们大人聊天时会说,猜是指妈妈这样结婚的女人和别人家的男人胡闹,是很不尊重的说法。但是,小逼又是什么?曾在他们骂人的时候听过,爸爸这样是在骂妈妈吗?妈妈不会生气吧?。

  「有手感吧!这几天~~~奶子越来越涨~~~下面动不动就把裤头都湿透了!~~~可想了!~~~你老婆的奶子就欠揉!~~~快!」

  「可想了?想什么?」爸爸有些戏谑的问。

  「想那个坏东西。」妈妈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,似乎是不好意思,

  「哪个啊?」爸爸的声音里带着笑意。

  「就是,就是你的那个坏东西。」

  「是这个?」说的同时,伴随着连续啪啪的两声。

  「啊!~~~啊!!~~~」妈妈似乎是被偷袭了!没有一丝心里准备。大声的叫了出来。这夜半三更的,邻居如果醒着,一定会听见的。

  「你有病啊!」妈妈喘了两口气,假装嗔怒道,「把孩子弄醒怎么办?」
  「醒了正好!我们爷俩一人一个奶子,不打架!」说得我心里猛地一跳,快了半拍。

  「去你的!」啪的一声,应该是妈妈打了爸爸一下。

  「感觉到了吗?两个奶子头,都叫我挤到一起啦,来回打架!」

  「你好能整啊!~~~头儿!磨得我~~~好麻!~~~好痒!~~~我喜欢!」妈妈偏心,我摸就是怎么都不舒服。爸爸抓起来,就怎么都好,还很喜欢。哼!生气!

  「我要两个一起吃了!~~~」爸爸音调怪怪的说。之后,是吧唧吧唧的吃奶声。

  「啊! ~~~两个~~两个奶子都被你吃了!~~~好刺激!~~~好舒服!~~~嗯哼!~嗯哼!~」妈妈急促的哼唧着,似乎在极力的忍受着什么。
  「波~~~」的一声,同时,伴随着妈妈「啊!~~~」的一声娇喘。似乎是爸爸极力的吸了一口奶。

  「小骚货的骚逼,发骚了!裹着我的鸡巴一动一动的。好舒服!」说完,又开始吧唧吧唧的吃奶。

  「老公,别光吸奶子,下面动一动!快~~动~~一~~动~~!」妈妈捏起嗓子,嗲声嗲气的求爸爸。听得一边的我的骨头都是酸酸的。要知道,我的妈妈是标准女汉子一枚,干起体力活来,20多岁的小伙都比不上,何时这么央求过爸爸。嗯?不可思议。

  「动一动?动什么啊?小骚货!你说动什么,老公就动什么?」爸爸边吸着妈妈的奶子,边呜呜的说。

  「就是,就是」妈妈有些局促,「就是,你胯裆那点玩意儿!」

  「胯裆里的什么啊?小骚货!」说完,不知是爸爸吸妈妈的奶子,还是什么其他的,我听到很大,类似放屁的声音。

  「鸡!鸡巴!你的大鸡吧!啊!~~~混蛋!~~~你要弄死我啊!~~~半个奶子都被你吸到嘴里去了!~~~你吸死我算了!」妈妈被爸爸逼的,竟放开了,「快!老公的大鸡吧快!快动起来!快!快插小骚逼!」平时,对爸爸十分硬气的妈妈,竟也有这么低声哀求的时候。不敢想。

  「得~~令~~啊!」爸爸竟唱起了京剧腔。随后,是打桩机般响亮的而高速的啪啪声。

  旁边装睡的我,偷听得是如痴如醉,感觉自己的耳朵都烧得红红的。我不会是要发烧吧?

  「小骚货的——骚屄水,——怎么——这么多?我的鸡巴——都要被——冲出来了!」

  「你真~~~能扯!~~不过,~~今天~~真的~~很舒服!」

  我仔细的听着。发现啪啪的声音,变成了啪叽啪叽的拍水声。听起来,更加的美妙。

  「骚娘们!——骚娘们!——骚娘们!——骚娘们!——」

  「嗯~哼!~~~ 嗯~哼!~~~啊!~~~嗯~哼!~~~ 嗯~哼!嗯!~~~啊!~~~」

  「小骚逼!——小骚逼!——小骚逼!——小骚逼!——」

  「嗯~哼!~~~ 嗯~哼!~~~啊!~~~嗯~哼!~~~ 嗯~哼!嗯!~~~啊!~~~」

  啪叽啪叽的水声越来越急促。

  「小骚逼——我要射了!」爸爸的声音特别急促,并且在憋着什么?

  「老公~~~不要~~~我还没舒服够呢!~~~」妈妈就像我向姥姥要糖时一样的撒娇。

  伴随的脑袋离开枕头的声音,「波~」,好像是妈妈亲了爸爸一口。

  啪叽的水声,很快放缓并停止了。爸爸嘶嘶的深吸了几口气,「明天,你爷们休息。今晚,就让你舒服个够,把你艹上天!先让我缓一缓,过了这个劲!」
  「老公真好!波~~!波~~!波~~!」

  随后,屋里安静了下来,自由爸爸妈妈渐渐平缓的呼吸声。

  几分钟后,妈妈先打破沉默,「你妹妹的婚事,有着落了?」。

  「嗯!差不多了,开始准备谈彩礼的事了。」

  「她要是过去,生不了孩子,可咋整?医生可是说了的。」妈妈担忧的说。小姑生过什么病啊?能影响到生孩子?

  「能有什么办法?难道当时能留下来。给谁呀?」

  「话是这么说。到时候,不要怪到我们头上就好。」

  「怪我们?! 她自己做的事。」爸爸哼声道,「再者说了。你去年都做了3个了。今年春天不又是怀上了。哪有那么邪乎!」

  「但愿吧!」

  「啪叽……啪叽……啪叽……」水声渐渐响起,只是很缓很慢很弱,时有时无。

  「嗯!~~~~啊!~~~」隐约的停听到妈妈喘息起来。与之前大声急促叫声,这似有似无的喘息,更加好听,更加撩拨我的心弦。

  「来!——小骚逼!——把右腿——抬起来!——对!就这样——放到我肩膀上!——侧身躺着!——就是这样!」听声音,爸爸是在告诉妈妈摆成什么姿势。

  妈妈,应该是侧向了我这边。一阵阵鼻息的热气吹到我肩膀上,弄得我肩膀麻麻地,一直麻到小肚子。

  「喂!~~~你别拽我脚啊…………好!~~~慢点慢点!~~~别使劲」妈妈有些不满,「你这是要干什么啊?……慢点……我转过来。啊!都躺斜了!再弄我就碰到孩子了。」

  妈妈一声惊呼,「你要干什么呀?!腿哪能这么横着掰啊!你当我是练……啊~~~!」话都没说完,妈妈又一声惊呼,「好深啊!~~~啊!~~~轻点!轻点!~~~要被你顶穿了!」

  「这个怎么样?——嗯?!——舒服吗?——」爸爸喘着气问。

  「和以前~~~不~~~一样。顶~~~的地方~~~都不一样。顶的我~我~~侧面~~~麻麻地~~~怪怪的!还,还,嗯~~嗯~~,弄得想,想,想尿尿!」

  「小骚逼!——嗯!嗯!」爸爸更加的用力,「这么更舒服吧!」

  「舒服!~~~啊!~~~别太使劲往里顶!啊!啊!~~~顶的~顶的太深了!~~~里面~~里面酸得慌!~~~」。

  「这样呢?——嗯!哼!」

  「好!~~~好些了!~~~但还是想尿尿~~~你从哪学来的~~~啊!哈!~~~这玩意儿?」

  「老秦家——老秦——不是在技校——嗯!——看大门嘛——正好学生毕业了——嗯!——扔了不少书——老秦——捡回来买——嗯!——不想还真有好东西——嗯!」有好东西,什么好东西?秦叔,很喜欢我,常常带回来一些东西给我和他儿子玩。明天放学偷偷去看看。

  「哦!~~~好硬啊!~~~什~什么好东西?~~~说着,你的下面都硬成铁棍了!」

  「不少——嗯!——好东西!——这帮学生真会玩!——成本的美女裸照——看两篇鸡巴就硬的不行了!——嗯!——还有小说——可带劲了!——一个男的一晚上干一堆女的——个个都骚的不行。——还有,一个女侠——用操逼——榨干男人来——提高武功。」唔?!那是什么?很新奇的样子。一定要去看看!一定!嗯!就这样决定了!

  「你可什么都看!~~~嗯!~~~不许带家里来!~~~孩子看见了可不好!」不会的,我会自己去看的,不用担心。

  「知道啊!我——我这还不懂。——这么,侧着艹——老婆的小骚逼——就跟——嗯!——没生霖儿之前一样近!——真他妈舒服!——艹!艹!艹!」
  「老公!~~~老公!~~~你好猛!~~~啊!~~~快!~~~」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亢奋。

  「射里——行吗?」爸爸急促的喘着气。

  「行!~~~明天~该到~来事的~日子了,~没事!~~~用力!」
  「不怕我——使劲——顶得慌?——嗯!」

  「不~不怕!~~~快!~~~用力!~~~使劲!~~~好老公!~~~快!」妈妈哀求道。

  啪叽啪叽的水声越来越快,几乎分不出个数。却,戛然而止,只有爸爸妈妈粗重的喘气声,就像我们跑赛后累得瘫倒在地上一样。

  几秒种后,传来温柔的啵唧啵唧的接吻声。

  「吧!~~~爱死你这个小骚逼了!天天艹你都艹不够!还有这大奶子,摸着真好!」

  「嗯~~!轻点!捏坏了,就没得捏了!~~~嗯!~~~还天天,也不怕累死!」

  「累死也值了!」

  「就嘴上说的好听!……快起开!要流出来了!」随后是掀被子挪枕头的声音。

  妈妈下地的时候,坐了一下我的手,这时,我闻到一股酸酸的、咸咸的、腥腥的气味。明明并不好闻,却……。怎么说呢?就好像臭豆腐明明臭的要死,吃起来却是那么的美味。只可惜,这味道,一闪即逝,消散在了空气中。

  屋门外,哗啦哗啦的水声,在洗着什么。

  爸爸则点着一根烟,吧嗒吧嗒地吸着。

  再睁眼,天已放亮。

  我打着呵欠。没睡好!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